1. 通信自媒体人畅言地_21世纪通信网首页
  2. 首页-每日重磅

巨头搜索之战,不再围剿百度

编者按: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互联网圈内事”(ID:quanneishi),作者:马明娟,36氪经授权发布。

巨头们对搜索的渴望,近日被正式摆到了牌桌上。

7月27日,搜狗宣布,公司董事会收到一封来自腾讯的非约束性的收购要约,腾讯提议以每股普通股或ADS(美国存托股)9美元的现金收购搜狗全部已发行普通股。

这意味如果提议顺利完成,搜狗将成为腾讯的间接全资子公司。搜狗将从纽约证券交易所退市,成为一家私人控股公司。

搜狗也将正式从腾讯系“干儿子”升级为“亲儿子”。

巨头搜索之战,不再围剿百度

腾讯搜狗合并后,各大巨头们围绕搜索的暗战已经打响,腾讯、阿里、字节跳动也已经展开多方的博弈和资源争夺,但如今巨头们想要争夺的搜索引擎市场,恐怕也早已不是原来的市场了。

搜索环境变了

要想布局好内容生态系统,就必须拿下搜索这块蛋糕。

搜索市场表面看似波澜不惊,百度依旧稳坐宝座,但其实内核已经变了。

2019年8月CNNIC公布的第44次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统计报告》显示,国内搜索引擎用户总数在上升,但使用率在持续下滑,截至2019年6月,仅为78.2%。从平台方来说,单纯的搜索引擎所带来的收益正在下滑。搜索引擎的主要收益在于广告投放,但广告也在逐渐远离搜索引擎。艾瑞咨询数据显示,中国网络广告市场份额中,搜索广告占比持续下跌,2020年Q1仅为12.1%,市场规模达160.5亿元,同比环比双双下滑。广告逐渐向社交媒体平台这类巨大流量池倾斜。

以上看来,市场的天平正逐渐远离传统搜索引擎,用户和内容正在双双从搜索引擎退场。从前“百度一下,你就知道”的时代,在移动时代正在加速成为过去式。

虽然目前依然无人能撼动百度老大地位,试想一下,在移动端你多久没用过浏览器搜索了?年轻用户们会直接在B站搜学习资料、在小红书搜美妆博主,在抖音搜短视频、在知乎搜答案,在今日头条读新闻,吃喝玩乐需求都可以用独立的APP得到满足,不知不觉间独立的搜索引擎已经远离了我们,手机上APP已逐渐变成了一个个信息“孤岛”,相互独立,各自为营。

如此看来,单纯的独立搜索引擎,已不再是兵家必争之地。

巨头搜索之战,不再围剿百度

那接下来,这些巨头们到底想对搜索做些什么?为什么是搜索呢?

因为当内容战争蔓延至互联网的各个角落,能串联起整个生态的恐怕就只有被认为过时已久的搜索业务了。说白了,搜索的本质就是更好的为用户服务,帮用户找到更适合答案。

搜索引擎的落寞,并不能代表搜索业务的淡化。用户的搜索行为并没有减少,反而应该更加多元和细分了,远离传统的搜索引擎,说明已经不能很好满足用户不断发展的需求。

搜索不再局限于搜索引擎。搜索的边界被打开,或者说搜索无处不在。

这场没有硝烟的搜索战场,一直暗流涌动,但单纯的独立搜索引擎已不再是兵家必争之地。巨头们在探索、开创自己的搜索之路,并使之服务于自身平台建设和用户维护,毕竟,市场和流量才是永恒的话题。

巨头渴望搜索

2019年腾讯校招中有一个面试题很有意思:如果要做一款搜索产品挑战百度搜索,微信搜一搜和今日头条选一个,你会选择谁?

自2010年,谷歌退出内地市场后,百度始终是国内搜索引擎市场的巨头,占据着国内大部分市场。数据显示,2019年,百度国内市场份额占比67.09%,其次是搜狗搜索和阿里旗下的神马搜索,占比分别为18.75%和6.84%。

但包括腾讯在内,阿里、字节跳动,对百度搜索业务的“围剿”已经进行了很久。

巨头搜索之战,不再围剿百度

今年3月,自2019年字节跳动全资收购互动百科后,今日头条又推出“头条搜索”独立App,一石惊起千层浪。被视为自谷歌退出内地市场后百度最有希望的竞争对手,也是近五年以来,搜索领域的唯一入局者。

但其实字节跳动对于百度的挑战一向高调。2014年,张一鸣从百度挖来杨震原,其为百度网页搜索部技术副总监,负责搜索架构,目前在字节跳动担任副总裁。

众所周知,广告是百度搜索引擎业务目前最为成熟的商业模式,但值得注意的是,字节跳动在广告营收方面在默默追赶百度。在2019年,更是一度超过百度。数据显示,2019年上半年,字节跳动1月到6月的广告收入同比增长113%,达到500亿,占据市场份额23%,仅次于33%的阿里,超过百度(17%)和腾讯(14%)。

在字节跳动步步紧逼的同时,阿里和腾讯也没有闲着。

2014年4月28日UC正式宣布与阿里巴巴合作,共同发布搜索引擎——神马搜索。两个月后,阿里宣布全资收购UC,成功跻身互联网搜索领域。

今年年初,阿里巴巴官网招聘专区显示,支付宝搜索团队开放招聘的职位包括搜索产品专家、运营专家、算法专家及研发工程师,不断在搜索领域发力。

巨头搜索之战,不再围剿百度

6月9日,阿里创新业务事业群成立智能搜索业务部,由UC事业部总经理、书旗事业部总经理吴嘉担任负责人。此次业务调整主要致力于其智能搜索App“夸克”的布局展开。

从搜索引擎到以自身内容生态为依托的搜索App,阿里的搜索进军之路多少与字节跳动有几分相似。

相比阿里巴巴和字节跳动,腾讯这一路更是韬光养晦,步步为营,与百度也是亦敌亦友。

巨头搜索之战,不再围剿百度

此次腾讯收购搜狗,其实并不意外。早在2013年腾讯便入股搜狗,与此同时将搜搜和QQ输入法业务与搜狗进行合并,获得搜狗36.5%的股份,成为搜狗单一最大股东。在那时,腾讯便走了自己的第一步棋。

腾讯一直将内容和社交紧密结合,发展自身的内容业态,微信这个流量池也一直是其发展重点。2017年,腾讯开始在微信内侧搜索功能,2019年更名为“搜一搜”。如今的搜一搜内容涵盖音乐、小程序。文章、图片、视频、百科、问答等诸多内容。

微信的搜索新业态,更多的也是基于自身内容平台建设,流量的导入和导出都是在“腾讯系”。这也是全新搜索时代的一种信号,即搜索逐渐变成一种聚拢用户与形成自身流量闭环的工具。

为什么说腾讯与百度亦敌亦友?就在一年前,为了应对字节跳动在搜索领域对的快速扩张,腾讯和百度一度成为“反头条联盟”。2019年8月,腾讯和百度联手投资快手,对抗字节跳动;今年6月,传出腾讯收购爱奇艺的消息,百度方面的回应并未明确否认收购的可能性。这些现象,似乎在传达百度与腾讯抱团的信号。

而今年,腾讯收购搜狗的计划一出,战局再次发生变化。也就难怪,网友调侃李彦宏终究是错付了。

伴随着腾讯收购搜狗的消息,搜狗的股价也迎来高涨,一度超48%,截至7月27日收盘,其市值达33亿美元,一夜暴涨10.8亿美元。

巨头搜索之战,不再围剿百度

面对当前局面,百度要思考的不单是如何应对来自这三方的压力,更重要的是自己如何破局。百度是国内搜索引擎巨头,这既是皇冠,也是枷锁。传统的搜索引擎在新的发展阶段,其前进显得很吃力。

2019年一季度,百度迎来上市15年以来首次亏损;去年5月,原百度高级副总裁、百度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离职,百度搜索公司转型为移动生态事业群。

搜索之战不是“围剿”

搜索的未来,有可能不是一场针对谁的围剿,而是各巨头的自我革新。

互联网巨头的搜索之战,说是对百度的“围攻”其实也不尽然,也可以说是互联网巨头在寻求自身内容生态的一种平衡。他们的对手不只是百度,也不止于百度,是内容生产平台自己的破局之路。

以百度为例的,全域纯搜索引擎,是一种用户主动触达内容的一种形式。但如今,用户触达内容的渠道不断增加,单纯的搜索引擎对用户不再有吸引力。

巨头搜索之战,不再围剿百度

腾讯、阿里、字节跳动同样想在内容领域发力,就要不断考虑平台与用户之间的平衡,开展依托于自身平台内容生态的搜索业务,将用户主动性发挥到最大,缓解过度的信息被动接收,能够进一步提高流量的转化率。

当然,目前这样互联网巨头割据一方,专注自身平台内的新搜索形态,远不是信息搜索的理想状态。

用户并不是在抛弃搜索引擎,而是搜索引擎要不止于搜索引擎。

搜索的未来,可能是我们想象不到的,从文字到图像到视频,未来还会出现什么形式的搜索,局限于平台或突破限制,实现互联,都是未可知的,但一定是革命性的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tongxinquan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21tongxin.com/63859.html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首页 问答 焦点 重磅
通信
互联网
5G
厂商
科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