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通信自媒体人畅言地_21世纪通信网首页
  2. 科技
  3. 互联网

一旦他真走了不回来,朱一旦还能看吗?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Ah Girls(ID:AhGirlsDaily),作者:桃之,原文标题:《“他走了,朱一旦还有什么好看的?”》,头图来自:微博@导演张小策

在停更快20天之后,“朱一旦的枯燥生活”在10月16日终于更新了,但朱一旦说他真的有点腻了。

“我想要换一个BGM,就像一个影帝,忘掉之前的荣誉。可如果不枯燥了,我好像也不会演别的。”

也在当天,朱一旦背后的男人张策发布离职声明,并且强调了自己“策划,导演,编剧,配音”的身份。

朱一旦又发布一条早就定好的领英中国的招聘广告,鼓励大家去寻找理想工作,让场面变得更加讽刺。有人在这条视频下面心疼领英:这广告费是白花了。

今后的朱一旦,不会再有张策创造的那种枯燥味了。

一、“资本家逼走穷秀才”

就在两天前,朱一旦还在知乎上吃“拼团名媛”的瓜。在他的回答中,灰姑娘痴痴地掏出自己下次租礼服的钱,赔给租她水晶鞋的女人。

但就在她抱着自己藏下的水晶鞋做公主梦的同时,她等待的王子们租的行头也到点了。

“还了车,还了表,衣服交接给下一个人。贵族王子们秒变精神小伙。”

“其中一个点了根华子,操着蹩脚的普通话说:我看上一架豪华马车,有谁要一起租吗?”

还是那种淡淡的语气,开着上帝视角,看着小人物的徒劳。但10月16日晚上,他就亲自吃上自己的瓜了。

在“如何看待张策不再担任《朱一旦的枯燥生活》导演”的问题下,他写了一大段,并且连续使用感叹号:“我跟策没有任何矛盾……不存在利益分配不均的问题!大家就不用猜了!”


让旦总无法淡定,是因为这件事太轻易地挑动了网友的吃瓜热情和无穷联想。最重要的原因是这件事的戏剧性:特别会写社畜悲剧的社畜离职了。

《朱一旦》第181集《我的编剧跑路了》刷满“神预言”“一语成谶”的弹幕。张策扮演的编剧马小策提出离职,理由是“本着创作者的匠心,需要时间来打磨好的作品”。

朱一旦笑了笑,给了他一份分析什么类型内容最火的报告,认为“有了这些科学数据,狗都能写好”。

把戏里和戏外的情况串联起来就更加微妙。第131集中,朱一旦算了笔账:一个剧本才200字,半小时就能写10个。

然后他给编剧定了个“保守的数”:一天100集,加上吃喝拉撒的时间都不用加班。编剧当然怒提辞职,朱一旦此时露出劳力士,暗示这是年终奖,编剧立刻乖乖就范。

现实中,张策在一年多的时间里连续输出229集《朱一旦》的剧本,还要担任导演、演员、配音、剪辑的职务。

微博上#朱一旦导演配音编剧离职#的话题中,不少人说“一开始以为是三个人,仔细看才知道是一个人”工作压力可想而知。

在GQ的一篇报道中,这样描述张策的生活。妻子张译文说“他凌晨4点起来给孩子喂奶,喂完奶开始写剧本,8点出发去上班。”

而随着《朱一旦》更新频率越来越高,“张策面色开始发灰、长痘,明明是酷暑的天,他却称身子发冷——‘这就是社畜生活’。”

张策在片场带娃

但无论是出品《朱一旦》、注册“朱一旦”商标的山东光曜联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,还是现实中的老板朱亘旗下其他13个公司中,股东位置里都没有张策。

企查查的知乎账号也第一时间回答了“张策离职”的问题,它展示了朱亘公司的招聘信息:编导这个岗位工资起薪6000元。

朱亘还曾在一次饭局中拍着张策的肩膀说:“年轻人不能太早有钱,这正是奋斗的年纪!”

所有这些本无直接关联的信息同时在互联网上传播着、交织着,让张策离职逐渐在舆论中演化成“资本家逼走穷秀才”的叙事。

这件事就像《朱一旦》新更了一集,阶级对立的情绪拉满传播效果。但如果还原到短视频内容创作来看,这次头部IP主创的分裂,并不是简单一句“资本家坏透了”就能概括的。

因果早已藏在“朱一旦宇宙”的多重矛盾中。

二、“大家只记住了朱一旦”

《朱一旦》火得太快。

去年6月,刚在抖音上传一支视频,转天就有了3万粉,三天后涨粉20万,以一个月的速度成为史上最快入围微博红人节的网红,而成为全网两千万的头部IP,也只用了短短1年零4个月。

这家开在山东淄博的公司也被调侃是“山东唯一的互联网公司”。

《朱一旦》的内容天然带有戏剧性:把穷人与富人、老板与下属之间的矛盾推到极致,对比直接,冲击强烈。

而成功的关键是选择朱一旦这个富人视角来讲述。

在此之前,张策加入朱亘公司先创作了《C座802》,这也是讲小人物遭遇坏老板的职场故事,但在市场上几乎没有波澜,公司持续亏损了一年。

张策意识到,社畜视角下吐槽职场太常见,没人愿意看,如果换成是老板视角呢?如果他公然仗势欺人,戏弄、压榨下属,还声称“这样的生活很枯燥”呢?

张策于是以朱亘为原型,设计了朱一旦这个主角,让职场故事多了一层解构和反讽,迅速产生魔幻现实的效果。

加上劳力士、内八字、面瘫脸和语调奇怪的配音这些具有强烈记忆点的符号,这个IP才能爆火,广告量也比《C座802》多了4~5倍。

快手热点运营负责人王可乐在朱一旦刚火的那个月就注意到,B站和知乎两个平台对这个IP评价非常高:“这两个平台用户的互动性更强,也更能理解剧本里比较直观的解构主义。”

踩中痛点还不够,《朱一旦》通过“紧跟时事”持续高速圈粉,不仅“歪嘴战神”“一起爬山”等热梗要火速玩起来,还出视频暗讽疫情中的假口罩事件、伤医事件等引起轰动的社会热点。

至今朱一旦B站账号播放量最高、排到全站第二名的视频是调侃《后浪》的《非浪》,距离B站官方发布片子仅仅相隔25个小时。

但高速密集的输出与内容质量之间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。内容同质化的问题在去年年底就已经显露出来。

比如“开除十佳员工”的情节,在第1集时爆火,但后续120集中,又反复出现十几集的雷同桥段。还有“非洲警告”,起源是第7集,酒肉朋友把朱一旦的弟弟送去了非洲。

或许张策最初只是随便写了个荒诞的地方,但当网友体会到了这种小人物命运被支配的无奈,纷纷留言刷弹幕“一言不合,送去非洲”张策也就开始有意识地用这个梗,让朱一旦把越来越多的人送到非洲。

其实在3个月内连续更新了100集后,张策也意识到同质化的问题,他召开了剧本会——“非洲梗是网友造的,但我们用得太多了,有多久没有自己造出新梗了?”

但这个矛盾他解决不了,他也停不下来。

更深层的个人IP发展问题也愈发明显。尽管朱一旦团队已经在去年12月开始有意识推出“枯燥宇宙”系列,并把剧中马小玲、王布斯等配角发展成新IP。

“开心马小玲”账号B站平均播放量5月还能达到115万,其中最高播放达到337万,但到8月后更新量降低一半,平均播放量也降到50万以下。


而“王布斯的奋斗日记”近期转型做知识漫谈后,播放量不及朱一旦的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。

“朱一旦宇宙”很难像当年“暴走大事件”推火王尼玛、唐马儒、张全蛋等各自相对独立的IP,人们能记住的还是朱一旦这一个人。

甚至只能记住朱一旦这个外化的“枯燥的皮囊”,而不认识张策这个“有趣的灵魂”。

在朱一旦已经火遍全网的时候,一次张策跟随朱亘去参加活动,却发现主办方并没有给自己留位置,这次经历让他决定开始打造自己的知名度。

从2019年7月开始,他创立了“导演小策”账号,上传拍摄的幕后花絮和导演日记,后来还有了“马小策梦游仙境”系列视频和“导演张小策”实名认证微博。

今年2月,他以编剧和导演身份出现在《欢乐喜剧人》综艺中,点评高晓攀的作品。

今年6月,他成立了自己的公司,大股东是他的妻子。

也许他早已决定不再一直枯燥下去,而要选择“那种滚烫的人生”。

三、“生意人”和“手艺人”

朱一旦和张策的知乎账号对照着看会很有意思。

朱一旦曾回答过一个关于内卷的问题,延续视频里的人设,他说要把劳力士卖了变成奖金,然后暗中观察员工们争相内卷的场景。

而张策关注过一个问题:财务自由后再去上班当社畜是什么感觉?

这两者之间无需刻意塑造,便能让许多网友解读出一种阶级对立的意味。

在一张他们的合影中,底下的最高赞评论是“照片里的热情谄媚也温暖不了冰冷的资本家的心”。

“生意人”和“手艺人”的对立,在大众想象中太容易浪漫化和极端化了。但在内容创业中,两个身份并不是完全对立,而是存在一种既合作又冲突的张力。

朱亘和张策相遇之前的来路迥异,但这并没有影响他们识别出彼此,互相成就。朱亘出生在中产家庭,他自己说过“从小就没缺过钱”,2001年去新西兰留学,4年花费在60万左右。

张策出生在农村小生意人家庭,父母靠买冷饮和宰羊谋生,他在山东农业大学读兽医兽药专业,做视频只是个爱好。

2018年,曾经投资网络大电影300万回本2万的朱亘看到短视频这个新风口,成立MCN机构,尝试过母婴和搞笑类,但都没有火。

这一年张策有了儿子,岳父对他的经济状况表示担忧:“跟我干工程吧,比你现在赚的多多了。”

张策犹豫中来到朱亘的公司面试。

在“新榜”对朱亘的采访中,他回忆张策先交了一条样片,他说这很烂。没想到张策回应“我其实想考验你,看你懂不懂。”

随后张策又交了一条高水平的片子,朱亘立刻给了offer,才有了之后的一切。

两年前的他们是“资本+好内容+流量红利”的绝佳组合,讲出个人努力赶上历史进程的故事。

但是根据飞瓜数据,近90天内朱一旦账号仅有一条内涵女明星的视频成为小爆款,吸粉6w,其余大部分时间都在缓缓掉粉。

而在曾经深受好评的B站,数据同比有更显著的全线下滑。

如果非要说“谁把谁逼走”,在我们对朱一旦渐渐审美疲劳不再关注的时候,已经在逼他们做出今天的选择。

朱一旦看几次很爽,看多了也会逐渐失去感觉,甚至产生新的焦虑:劳资关系的矛盾一次次以戏谑夸张的方式被呈现出来,但这个矛盾从未被解决,看起来也永远无法被解决。

朱一旦这个IP也带着始终没能解决的矛盾逐渐走到瓶颈,朱亘和张策自然需要去寻找新的增长点,只是下一程不再同行了。

朱一旦今后只能跟劳力士相依为命了,不知是否能够顺利实现内容转型。

而张策在短视频红利趋于平缓的时候自立门户,也不知能否像离开李佳琦的小助理付鹏那样单飞成功。

也许一位B站用户在张策离职声明下面的留言,才是接下来真正值得关注的问题——“不知未来是有才的人到哪都饿不死,还是没钱的人到哪都活不下去。”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Ah Girls(ID:AhGirlsDaily),作者:桃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原创文章,作者:tongxinquan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21tongxin.com/120072.html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首页 问答 焦点 重磅
通信
互联网
5G
厂商
科技